株洲網

首頁 > 專題 > 決勝2020——全面小康湖南行 > 正文

湖南省委書記為何稱贊這家企業“六年不見,刮目相看”?

湘 伴 導 讀

湘伴君今天推薦一個企業的故事。

湖南湘佳牧業,扎根石門縣壺瓶山區,通過大力發展精細農業,引領貧困戶養“脫貧雞”、奔小康路。今年4月,公司在深交所中小板首發上市,成為中國生鮮家禽上市“第一股”,品牌價值高達45.94億元。

時間回到6年前。

2014年8月29日,時任省長杜家毫考察湘佳牧業,為企業解難紓困,勉勵企業走精細農業之路,不斷做大做強。

7月8日下午,杜家毫在湘佳牧業股份有限公司考察產業扶貧。湖南日報記者 羅新國 攝

“六年不見,刮目相看。”今年7月8日,省委書記杜家毫再次到訪湘佳牧業,得知企業在帶領山區群眾精準脫貧的同時,還實現了養殖信息化、生產自動化和全產業鏈發展,由衷稱贊“企業實現了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雙贏,是我省現代農業發展的典范。”

一個大山深處的農業企業,是如何“玩轉”精細農業,沖上中國生鮮家禽上市“第一股”的?湘佳牧業的故事,值得細細咂摸。

六年一瞬間,土雞變“鳳凰”。

在石門縣壺瓶山區,林中散養的土雞,飲山泉、啄昆蟲、食花草……湘佳牧業扎根于此,引領貧困戶養“脫貧雞”、奔小康路。

2014年,禽流感疫情讓市場“聞禽色變”,土雞無人問津。當年8月29日,時任省長杜家毫來到湘佳牧業總部調研,及時解難紓困,勉勵企業走精細農業之路,不斷做大做強。

省政府大力扶持湘佳牧業,將其列入“百企千社萬戶”工程。今年4月,公司在深交所中小板首發上市,成為中國生鮮家禽上市“第一股”,其品牌價值高達45.94億元。

7月8日下午,省委書記杜家毫第二次來到湘佳牧業總部,考察企業發展和產業扶貧情況。得知企業在帶領山區群眾精準脫貧的同時,還實現了養殖信息化、生產自動化和全產業鏈發展,他高興地對公司董事長喻自文說:“六年不見,刮目相看。”

既不做“雞頭”,也不做“鳳尾”——攜起手來當“鳳頭”

走進湘佳食品產業園,高大的石雕吸人“眼球”:一只氣宇軒昂的公雞,腳踩黑色石基,石基上書《金雞立石賦》。

“金雞立石,棄燕雀之小志;聞雞起舞,慕鳳凰之高飛……”講解員告訴記者,石賦透露出公司創始人喻自文的心聲,已成為所有員工的“勵志雞湯”。

喻自文回眸創業歷程,滿懷感慨:“農字號”企業要壯大,領頭人要破除小農思想,放眼長遠,志在“鳳頭”。

1994年,石門縣二都鄉農民喻自文、邢衛民開始合伙養雞。他倆從上海引進白羽肉雞種雞,自繁自養38天就出籠,一年就成為“萬元戶”。

眼見養雞賺錢,周邊農民紛紛找上門,想養雞又怕擔風險。

借鑒浙江經驗,喻自文、邢衛民推出代養模式,即公司先將雞苗、飼料、藥品放貸,交農民代養;雞養大后,公司按保護價收購,抵貸后確保一只雞凈賺3到4元。

自然生態的石門土雞備受消費者青睞。賀欣初 攝

農民吃了“定心丸”,紛紛加盟養雞。喻自文、邢衛民各自成立亞飛農牧、寶峰禽業,走向分灶吃飯。

角逐“雞頭”,兩家公司都辦起孵化場、飼料廠。這種“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格局,難以抗御多重風險。

2003年,遭遇“非典”的沖擊,石門養雞業接近崩潰的邊緣。而廣東溫氏集團選擇此時進軍湖南養雞業,放話3個月內“一統江湖”。

內逼外攻之下,喻自文經過深深反思,主動找邢衛民商量,兩家重新攜手。他們把新組建的企業取名雙佳農牧,重新設計的企業標識——兩只小雞親密無間。

拋卻“雞頭”之爭,并非回歸“鳳尾”,而是志在“鳳頭”。他們按股份制對家族企業進行改造,2012年引進戰略投資,企業更名為湘佳牧業。

隨著規模的擴大,湘佳牧業苦練“內功”。公司牽頭成立土雞養殖合作社,走“公司+合作社+農戶”之路。

依托中國工程院,建立湘佳牧業院士工作站。從2014年起,由專家領銜指導,合作社帶動養殖戶,精細喂養“石門土雞”。

科學喂養“高效雞”、林下散養“健美雞”、精準定位“適銷雞”,幾年來,湘佳牧業走精細化之路,“鳳頭”實至名歸。去年公司出籠優質雞6000萬羽,黃羽肉雞躋身全國“前三甲”。

告別“活禽時代”,探路“生鮮上市”——土雞“遠飛”北上廣

農業大省湖南,養殖業占農業的“半壁江山”。長期以來,活大豬、活雞等粗放產品常見賣難,很難打入北京、上海、廣州的高端超市。

走精細農業之路,“石門土雞”出山林,最大的“瓶頸”就是如何精準對接高端市場。

按本土消費習慣,雞吃叫,魚吃跳,土雞都是活禽上市。喻自文清楚:只賣活禽,“石門土雞”難以遠飛。

遭受禽流感的沖擊,2006年起,北京、上海、杭州等大城市永久性禁止活禽交易,推行“禽類定點屠宰、白條禽上市”。

順應市場潮流,2007年湘佳牧業率先探路“生鮮上市”。公司多方籌資1.5億元,新建全省首條自動化家禽屠宰冷鏈配送生產線,日加工土雞8萬羽。

參觀生產車間,記者透過隔離玻璃看到,全封閉的車間干凈整潔,自動化生產線有序運行。

7月16日,湘佳牧業現代化的分割車間一派繁忙。賀欣初 攝

“為了保證肉質新鮮,車間就像是冰箱的冷藏室。”工作人員介紹,車間溫度常年控制在6℃。

一只只活蹦亂跳的土雞,自動傳送到屠宰車間,經過宰殺、瀝血、脫毛、開膛、清洗等工序,轉眼就變成了光溜溜的白條雞。

進入預冷車間,白條雞先入冰水浸泡1小時,再風冷吹干,確保整只雞的溫度維持在0℃至4℃,保持雞肉味道的鮮美。

“石門土雞”拔毛后變得光溜溜,真假如何辨識?

在宰后鮮品檢測環節,工作人員對檢測合格的“石門土雞”,每只雞綁上一個二維碼。消費者只需用手機掃碼溯源,便知真假。

一只“石門土雞”從屠宰到銷售出去,保鮮期只有7天。公司維持每天8萬羽“石門土雞”的市場循環供應,冷鏈配送顯得尤為重要。

近10年來,湘佳牧業致力恒溫儲運,在20多個省會城市布點冷庫,購進50多臺冷鏈運輸車,建立起一套成熟的冷鏈配送系統。

正在裝車的陳師傅介紹,一只土雞從石門發貨,冷鏈配送到北京、上海、廣東的任何一個超市,不會超過18小時。冷鏈運輸過程中,每臺車的行程和溫度全程監控,確保冷鏈不“掉鏈”,貨品新鮮上柜。

在產品展示廳,記者看到一只“石門土雞”分割成雞翅、雞腿、雞胸等十多單品,方便消費者購買,價格高還不愁銷。

目前,湘佳牧業成為湖南唯一、全國少有的“從農場到餐桌”的優質家禽養殖全產業鏈企業,從生產、加工到冷鏈運輸,各個環節實現了信息化。公司開發的生鮮家禽產品,已經進入沃爾瑪、步步高等70多家中外超市集團的2700家門店。去年,公司銷售“石門土雞”等優質家禽6000萬羽,生鮮家禽產品營收達到11.8億元。

“孵”出多贏模式,孕育“湘佳樣本” ——精準脫貧有“良雞”

獲得國家農產品地標認證的“石門土雞”,具有顯著的特征:即羽毛黑黝黝、雞冠紅艷艷、皮膚黃澄澄、雞爪硬尖尖。這種農民散養的“健美雞”,還被縣領導稱贊為“精準扶貧的戰斗雞”。

太平鎮苦竹坪村貧困戶唐植凡,因病致貧負債逾10萬元。3年前,正當他苦于致富無門、一籌莫展之際,湘佳牧業推出“5000萬羽石門土雞精準扶貧項目”,工作隊送來了1000羽雞苗。

唐植凡喜出望外,精心養起了“石門土雞”,當年收入就超過6萬元。幾年下來,他還清了債務,一家人走出了貧困。

在石門,依靠散養“石門土雞”脫貧的貧困戶有800多戶,戶均年收入可達5萬至10萬元。

7月16日,湘佳牧業生鮮家禽風冷車間,掛滿了生鮮土雞。賀欣初 攝

2016年以來,湘佳牧業又新推出“山村建基地,家庭辦農場,城里拓市場”的扶貧模式,吸納貧困戶養殖“石門土雞”脫貧,同時幫助貧困村壯大集體經濟。

新鋪鎮岳家棚村是全縣首個貧困村土雞養殖基地。記者在這里看到,群山環抱的4棟現代化雞舍,三黃雞、青腳雞、絲烏雞自由啄食,空氣清新無異味。

村主任柴中軍介紹,按照“公司+基地”模式,基地由湘佳牧業、村、貧困戶三方共建,村里整合縣級扶貧專項配套資金100萬元,27個貧困戶組成養雞合作社,每戶申請扶貧貼息貸款5萬元,用于養殖基地建設。湘佳牧業則提供養殖過程中所有物料成本200萬元左右。

按照計劃,基地年出籠成雞40萬羽,由湘佳牧業保價回收,確保貧困村和貧困戶年分紅40萬元以上。近3年,岳家棚村每年分紅收入30多萬元,27戶貧困戶每戶分紅4000元左右。

石門貧困村土雞養殖基地。圖源:湘佳牧業

像岳家棚這樣的養雞基地,全縣已有4個。“湘佳模式”已帶動全縣31個貧困村共分紅300多萬元;789個建檔立卡貧困戶累計分紅500多萬元。

近5年,公司招聘2500多名貧困人口,培訓成為生鮮家禽屠宰員和促銷員,年人均工資達4萬多萬元,其中有100多人當上主管和經理,實現了“一人就業,全家脫貧”。

“村村有收入、戶戶有奔頭。”省社科院專家調研稱,石門推廣“湘佳模式”,企業優質貨源有保障,農民養雞不愁銷路,村集體經濟告別“空殼”。這種多贏模式具有長久而旺盛的生命力。

(文/湖南日報記者 張尚武 孟姣燕 周勇軍)

“精細農業”在三湘大地拔節生長

湖南日報評論員 

忽如一夜春風至,“精細農業”拔節生長,花開三湘四水。湘佳牧業就是其中的典范,令人們驚嘆又無比感慨:農業現代化的路其實并不遙遠,就在我們腳下,是靠我們在實踐中探索、在探索中創新,一步一個腳印奮斗拼搏走出來。

無論在長株潭,或是北上廣,市民要吃上一只生鮮土雞,只要上大一點的超市門店或電商平臺,就能順順利利買到。這只雞來自湖南壺瓶山區,叫“石門土雞”,進入全國大中城市的沃爾瑪、家樂福、步步高等70多家中外超市2700家門店,每天的銷量高達8萬只。大山深處的一只雞,跨越千山萬水飛入大都市,不僅豐富了千百萬居民家庭餐桌,而且直接帶動3000多建檔立卡貧困人口脫貧。這個堪稱現代農業經典的故事十分耐人尋味,又給人深刻啟迪。

農業是弱質產業。尤其是雞鴨家禽,由于人們習慣雞吃叫、魚吃跳,往往只能賣活禽、銷本土。石門土雞展翅高飛入都市,緣自湘佳牧業走出了一條“公司+基地+超市直營”的經營模式,一條“從農場到餐桌”的全產業鏈、全信息化發展之路。一只土雞從石門發貨,冷鏈倉儲配送到北京、上海的任何一個超市,不會超過18小時。什么叫精細農業,這就是精細農業。

精細農業這條路走得十分艱難,湘佳牧業經歷了多年的淬煉。省委書記杜家毫高度關注,深入企業考察,幫助解決在生物有機肥加工、省外市場冷鏈加工倉儲配送等環節遇到的政策瓶頸問題。省政府將湘佳牧業列入“百企千社萬戶”工程,予以大力扶持。

早些年,湖南提出“精細農業”概念時,人們還有些陌生。省委、省政府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著力推進農業現代化。從湖南農業大省的實際出發,省第十一次黨代會大膽作出建設以精細農業為特色的優質農副產品供應基地的決策部署,引發了一場從“粗放農業”到“精細農業”的深刻變革,在廣袤的三湘田野上推動“傳統農業”躍上“現代農業”的華麗蝶變。

“湖廣熟,天下足”。魚米之鄉的湖南,曾經的光環在小農經濟時代,著實令人驕傲與自豪。面對市場經濟狂風巨浪,農業大省湖南又顯得有些弱不禁風,農產品的賣難買難之聲此起彼伏,農民種養風險伴隨市場高低波動。“多而不優”“優而不多”是長期困擾的尷尬。“糧豬”獨大卻愁銷路,名特優農產品好賣卻無規模,農業生產高投入、高成本、高消耗,這些問題阻撓著湖南農業現代化前行的腳步。

問題就出在“精細化”程度不高。借鑒日本、韓國和我國臺灣地區發展精細農業的經驗,近幾年來,我省轉變發展觀念,改變傳統生產模式,著力推進現代農業“百企千社萬戶”工程,扶持合作社、家庭農場等新型經營主體,壯大精細農業發展的主力軍,加快新技術示范引領精細農業發展,形成從基地直達市場的全產業鏈、全信息化生產營銷格局,農產品的品牌影響力、質量效益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2019年,全省農產品加工企業實現營業收入1.8萬億元,同比增長9%;主要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水平達到51.5%;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395元,增長9.2%。實踐證明,精細農業這條路子走對了,代表現代農業的發展方向。

一個個品牌企業崛起在三湘大地,一個個農業“湘字號”產品走向全國世界。“順祥”小龍蝦借助新法冷鏈遠銷歐美,湖南橘瓣罐頭吃干榨凈式加工法領先世界,臨武鴨分割加工身價倍增風靡神州,安化黑茶乘“一帶一路”東風香飄萬里……這標志著湖南農業的技術裝備愈來愈先進、市場化程度愈來愈走高,產業化鏈條愈來愈完備,信息化應用愈來愈普及,正朝著精細化特色化現代化高質量迅猛跨越。

歡迎關注株洲微門戶

歡迎關注株洲網微博

責任編輯:尋慧蓉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36棋牌新神兽下载官网 极速赛车前五后五技巧 山东群英会今天开奖号码查询 快乐12开奖结果四川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结果同尾走势 炒股赚钱靠谱吗 福彩3d 河南省快三开奖走势 牛弘配资 北京快3基本走势 股票账户怎么开